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無論你的生命是長還是短
當中的每一秒鐘,你都只能經歷一次…

…絕對沒有第二次

輔導與心理治療

很多人於接受臨床心理學家、社會工作者、心理治療師、催眠治療師或NLP執行師的心理治療和輔導之後,以為心理治療和輔導只是『傾計』(普通交談),那很可能是因為通常治療時間只有短短50分鐘,時間不足,也可能因為治療師被其個人曾接受的訓練範圍所限,甚至有可能是她當天狀態欠佳,故只會做一點點基本的認知治療,即是「你不要這樣這樣想,不要這樣這樣做,因為這是不理性的,你要那樣那樣想,要那樣那樣做,因為那才是理性的。」通常求助者會暗暗問:「這個我也知道啦,只是做不到,所以才來求助,還以為你可以幫我….。」

另外,其實一般對心理治療和輔導全無認識的人,是不大可能理解治療理念和過程的,即使是曾受有關正統訓練的專業人士亦可能要經過詳細解釋才能真正了解。有部分思想與行為變化是一般人難以察覺的,有時候連求助者本人亦會意識不到,以為是自己苦思多年終於突然想通了,不知道治療師花了多大氣力。求助者的行為、語言、思想、情緒等都受到很多種不同的心理力量所影響,治療師與求助者進行治療性互動(傾計)的時候,必須投入其世界,才能找出其問題的癥結所在。有不少治療師就是因此反而受求助者的負面影響,所以心理治療行業其實是自殺率甚高的高危行業,治療師如果技能稍遜或經驗不足,有可能會害人害己。

催眠治療法與所有另類治療法(包括傳統中醫)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追求平衡與和諧,更相信求助者本身已經具備解決問題和自我癒療所需要的一切基本資源,即是每位求助者在本質上本身都具有成為天才和自我治療的因子,治療師只不過是扮演催化劑的角色(在實際經驗上,我們的確發現我們的求助者都比一般人聰明和有智慧,只是未能發揮其潛質而已)。這一點與主流的西方醫學(包括精神醫學,甚至部份臨床心理學)有顯著分別,因為後者通過消除、殺滅、以強勝弱等對抗性手段達到治療目的。

(以下內容只反映求助者作為非專業輔導員對輔導與心理治療過程的整體理解與認知,其實他們忽略了過程中所發生很多微秒而關鍵的細節,才因而覺得我們的治療效果神奇,畢竟能達快速療效的個案只佔少數。而有時候由於治療效果太快太好,反而令求助者以為自己已經完全康復而不再接受輔導,最終導致復發。求助者不應對任何形式的心理治療抱著不切實際的期望。)

求助者心聲分享

「起初以為心理輔導是一種強硬的手法令人去解決心中的糾結,但原來是一種軟性手法,Jonathan在過程中有適當的指導,主要是恢復自己去幫助自己的能力,兩節就令我的問題得到徹底解決。這次經歷令我完全改變了對心理學的看法,Jonathan的心理治療是十分科學化的手法。」 一位強迫症案主

「本來我覺得自己的世界是一片灰暗的,沒有希望,沒有出路,鬱結苦悶,但這一節治療之後,我的眼前突然變成了清澈光亮,真的不可思議!」 一位抑鬱症案主

「很抱歉,你在第一節教我的入睡技巧,我把它們全部拋諸腦後了,因為我當晚一上床就睡著了,醒過來就已經是第二天早上8點了。我老公也說:「真係好神奇喎!」他見到我很快就睡著了,而且睡得很深沉,還打起鼻鼾來。我的感覺很難形容,好像解開了個結一樣!」 一位失眠症案主(本身有輕微抑鬱症)

「之前的恐懼,令我十分困擾,很多心理醫生都是廢的,完全幫不到我,甚至放棄我,有些很明顯只是想騙我的錢,本來我也開始放棄自己,接受你的治療之前,我只希望能害怕少一點就已經很好了,但治療之後,我竟然不再恐懼了,我現在連因為第一次恐懼而產生的其他恐懼也完全改觀了,想不到我原來可以再過沒有恐懼的生活,更想不到那麼簡單的催眠能這般神奇。」 一位接受刪除記憶治療法的恐懼症案主

「原本我以為自己只是太害羞和內向,想不到每一次來見你之後,你都幫助我放低一些執念,原來我害怕治療後會失去真正的自己,這才發覺原來自己有那麼多問題,現在我很開心。」 一位社交症焦慮案主

「(進行剛才的催眠刪除記憶治療)之前他在我心裡面還有很清晰和肯定的形象,現在他的形象竟然變得很模糊,而且還要極之費力才能夠想起一點點,感覺好奇怪,不過我就是想這樣。」 一位要求刪除記憶的求助者

「當我在網上尋找專業人士幫助的時候,最少找了十幾個,個個都不願意先了解我的問題,要我預約面談才可以搞清楚我有甚麼問題和他們可不可以幫我。但你卻願意無條件聆聽我的問題,又解答我的憂慮,而且還給我意見,現在回想,幸好你是最先有時間見我的一個,否則真是不敢想像,我估計一定不能夠這麼快就改善這麼大,只不過3節就完全解決了困擾了我半生的感情問題,和扭轉令我一生自卑無自信的性格,原來父母對我的影響那麼大。」 一位受三角感情問題困擾導致抑鬱症的案主

「我的社交問題令我感覺十分痛苦和絕望,自己好無用,好像只有死路一條,爸爸媽媽都很疼錫我,我只得20歲,不想就這樣孤獨終老。想不到我的怕羞性格可以在第一節就醫好,不用再自己嚇自己,你幫我戰勝了心中的魔鬼之後,根本已忘記了自己原本會面紅、標汗、手震、口窒窒,現在成個人輕鬆了,開心了很多,可以計劃一下以後自己想做甚麼。」 一位嚴重社交恐懼症案主

「我無法勝任銷售的工作,對著客戶我反而很容易被他們說服,對著上司承受不住她的無理責罵,但又無力反抗,在公司做presentation會害怕到成個腦一片空白,連對著相識十幾年的朋友都不懂得say NO,好像要討好全世界,覺得自己好無用,一事無成,無存在價值。原來我長期的社交和自信問題可以在第一節就醫好7成,你可以把很抽象的理論用簡單和生活化的比喻來解釋,對我很有效,之前另一個NLP和催眠治療師基本上只是診所比你這裡漂亮,但無能力幫我。」 一位社交恐懼症案主

「經過Joanathan的解夢, 我的夢已經不再是困擾我的陰影, 感到釋懷了。以前的我很懦怯的, 要媽媽陪同下才敢外出、上學,治療後,很多心理負擔減輕了,並培養了積極的態度,使我有勇氣獨自外出上學。」 一位被診斷為患上精神分裂的案主

「我女兒上了三堂心理輔導,每一堂都好動聽,原來女兒得病以來,心裡埋藏了無數的說話,面對導師,平時害羞的她,竟然大膽、坦白、認真回憶訴說以前發生的故事。夢的析述,真情流露,深深感動了我。如果女兒沒有在網上看見Jonathan的廣告宣傳,她這個心結何時會打開呢?心病還需心藥醫,對症下藥,女兒有幸找到一個有醫德、有愛心、有能力的好導師,效果比打針食藥還要快。女兒比以前進步了,由於身體問題,平時怕做運動,現在積極了,有做運動,對學業也認真了,勤力做功課,能自己上學,不用媽咪接送,多關心父母身體,同父母生活愉快。女兒一天一天進步,並領略到了導師的教導。女兒由於在身體及精神出現問題,在人生路上,遇到挫折、摔倒、迷失方向、行錯路,明明前面是目的地,她又去了另外一個方向。現在,女兒開始走出一條光明路,到處是明燈,照亮着她前進。看着她克服困難,我深受感動。我真誠感謝導師 – Jonathan。感謝女兒帶給媽咪安慰,妳的進步,亦帶給家庭快樂。」 以上精神分裂症案主之母親

「原來輔導是這樣的!如果我早知如此,還用那麼辛苦?一定早已找專業輔導員幫忙。」一位家庭輔導案主

「找你傾談就好像食藥一樣,每次找到你難受的感覺就會立即得到舒緩。」一位抑鬱症案主

「我知道你懂得催眠,我也肯定你從沒有在我的心理治療過程之中使用催眠術,你只不過跟我傾談,不過我卻在一剎那間脫胎換骨,感覺好像自己經歷過催眠一樣。」一位抑鬱症案主

「想不到心理治療原來是這樣的,我本來感覺很大壓力,很害怕,整個人都差不多要崩潰,也完全不知道剛才發掘出來的陳年舊事竟然跟我的恐懼有密切關連,我後腦繃得緊緊的位置現在好像完全鬆開了,真的很神奇!」一位焦慮症案主

「一般輔導員只會叫我不要執著,要放低,但我做不到,做得到就不用找人輔導啦。你聽了我說出問題之後卻勸我無需過份勉強自己,勉強其實也是一種執著,我好像一下子被你點醒了,這樣我反而真的能夠放低。你教了我許多很有用的技巧之餘,還讓我更了解自己和愛惜自己,我不懂得怎樣形容,只能說你很另類。你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在最痛苦最急需要人幫助的時候能找到你真的是很幸運。現在我可以再專心工作,睡得好,吃得下。」一位被感情問題困擾的抑鬱症案主

「真想不到,你竟然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一位解夢案主

「原來「完形治療法」真係得過wor!」一位焦慮症案主

「之前我覺得十分困擾,完全沒有出路,我真的沒有想過我可以說出這些話,為甚麼我見你之前無法想到這個辦法?」一位受工作與前途問題困擾的抑鬱症案主

「現在我好像從霧中走了出來!」一位抑鬱症案主

「我找過很多個所謂NLP治療師和催眠治療師,他們不是一聽我講自己的問題就推說無能為力,就是馬上截斷我的說話,只叫我去見他們,那即是我不付錢他們也無興趣聽我講自己的問題。其實我進來的時候對你沒有多大信心,擔心你跟他們差不多,只識收錢,「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錢花掉問題不大,最慘是把我的難題弄得更難解決。誰不知你竟然真的幫到我,而且還找出了深藏的原因。雖然我也是專業人士,但並不理解你所做的一切,只知道你做得很專業,效果很神奇。之前我覺得胸口「谷住谷住」很辛苦,也很難講得出來,現在整個人都鬆弛了,舒服多了。」一位強迫症案主

「我嚴重失眠已有半年時間,每晚只能睡1、2小時,連上班都無精神,好困擾。上星期見了你第一次之後,回家當晚到現在我已經平均能安睡6、7小時,雖然未完全恢復正常,但我已經極之滿意,覺得已經沒有甚麼問題了。今天聽完你講解治療失眠的知識,才知道原來安眠要有這麼多學問。」一位失眠症案主(本身沒有任何情緒病)

「自己成八十歲了,已經有成幾十年只能夠每晚睡3、4個鐘頭,我仲以為年紀大了,睡得少好應該,而且醫生都話我是長者,睡這麼少好正常,不過上星期你教我的簡單入眠方法之後,我當晚就睡得很好了,到現在我每晚已經可以熟睡5.5個鐘,而家個人好舒服。我本來有白內障和青光眼,近半年來視力衰退得很厲害,醫生話我的視覺神經已經受損,要排期做手術。現在我連眼力都改善了很多,也再沒有眼痛,下次覆診要問下醫生還需不需要做手術。」 一位失眠症案主(本身沒有任何情緒病)

註:這位長者於治療失眠後連視力也會改善是我們意料中事 ,因為我們在治療過程中加入了改善視力的元素。長期失眠除了會損害精神心理健康外,也會損害身體各方面的健康,嚴重程度會因人而異。不過一切涉及身體健康的問題,還是必須先諮詢醫生。

「城市人生活响哩一個社會都市,我地由細到大都承受住唔同嘅壓力。。。
小時候有讀書壓力,家庭壓力,考試壓力。。。成年人亦有工作壓力,財政壓力。。。
除咗不同嘅壓力,我地亦常常面對好多感情問題,家庭問題,人與人之間嘅磨擦。。。
老人家常常說:人生不如意事情,十常八九。。。每當我發生不如意事,我都抱住哩一個心態撐下去。。。
但我無諗過心結無法釋懷,越織越大,亦都越結越實。。。
終於有一日我感到無助,情緒失控。。。
幸好比我遇上Jonathan老師,佢係一個好好嘅聆聽者。。。我終於可以一次過傾訴我心中嘅鬱結。。。
佢亦都係一個好好嘅導師。。。引導我去思考問題所在,應該點樣去面對。
再加上催眠嘅幫助,更加快同有效咁將負能量釋放出來,感覺非常良好。
其實當你在網上尋找counseling or psychotherapy 嘅資料嘅時候,已經証明你受到困擾。。。
希望你可以同我一樣,鼓起勇氣去面對自己。。。
listen to your heart, find a way out and start enjoying your life.」
一位被四角感情問題困擾的抑鬱症案主
「本人一路以來比較沒有自信心和對住 authority 會不自覺表現緊張,和不能自然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對自己的 career 和屋企的關係都有影響。所以一路以來都找不同的方式如 Reiki, Meditation 去幫助自己改變和處理自己的問題。發現了 Jonathan 的 website之後就嘗試去做 Hypnosis治療。感覺是要將自己之前唔敢和唔想面對的人、事和情緒要我去認真的和好好的看清楚,和面對佢。感覺開頭我是仍然逃避的,但慢慢之後自己可以去接受去面對自己,去面對屋企人和工作上的同事、上司(authority)。現在和屋企人的關係好了,同公司的同事、上司都相處 O.K.,而自己的自信心也提升了!最後要多謝 Jonathan 的幫助和治療!Thank you very much!」 一位缺乏自信心的求助者

「Jonathan你好,我是Andy。自從上次見你應該差不多一個月。最 近我等巴士途中因有個阿叔對我有懷疑或存心想搵人打,佢途中不斷凶我,但我沒有退縮還駁回他,因之後的對話極之九唔塔八,所以覺得他只想搵人宣洩而不幸我 變成目標,之後上車後他話打我後,事情就完結。我心想如果他真的打過來我就一定報警。所以多謝你之前幫了我,因如果是之前的我應該被人嚇倒而不斷認錯,就 算不是我的錯也好。所以真的多謝你之前幫了我。」 一位缺乏自信心的求助者

「最近受情情緒低落的影響及各種困擾, 一心想找出路給自己, 雖然只是見了Jonathan一次, 但內心的恐懼大大地減少, 尤其是催眠部份, 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過我認為一定要對治療師相當信任才能做到~亦希望繼續治療下去....~ 」 一位強迫症 / 焦慮症案主

延誤治療會有甚麼後果?
大部份人都認為,「人生是荊棘滿途的」,然而有些人就是比別人成功,比別人活得輕鬆,比別人快樂。人生匆匆,我們可以花費幾多個十年去鑽研別人的快樂和成功方程式?
有人願意每月付出數百元上網費,花數千元購買手提電話,花一萬多元購買手提電腦,花兩、三萬元購買LED電視機,卻不願意尋求適當的心理輔導,追本溯源,解決內心真正的需要。

嚴重的心理問題是不會在置之不理一段時間後就會自動消失的,只會漸趨惡化,對身心造成損害,帶來長期經濟損失。

如果有心理問題而不及早接受治療,除了自己難免要長期損失收入,要過沒有意義的生活和承受不必要的痛苦之外,家人也要承受巨大壓力,一定會受到不良影響,甚至會被誘發心理病患,引發連鎖反應,由個人病擴大成為家庭病。因為一人諱疾忌醫導致照顧者和家人相繼出現抑鬱、焦慮等情緒病癥狀,繼而喪失工作能力,令整個家庭陷入財政困境,甚或另一方最終由於承受不了壓力而導致家庭破碎的案例,屢見不鮮。

我們發現很多有需要輔導的人往往會喪失三、四成工作能力,隨時有失去工作的風險,較常見的情況是要停工一至六個月,嚴重者甚至會永久喪失工作能力。即使以每月接近HK$6,000的最低工資計算,六個月的金錢損失已達HK$36,000,所以單單就成本計算,任何形式的輔導都是最明智的投資。

快樂的客戶

  • Vanessa Dickson
    When I am not myself and I need help, Jonathan helps me get back my “mojo”. At my ag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find a working method for stress, and it works well.
    Vanessa Dickson
    5 sessions
  • Hilda Chapman
    Everyone who feel depressed, unhealthy and unbalanced should consider calling Jonathan and getting her professional help. I am grateful and feel amazing again.
    Hilda Chapman
    6 sessions
  • Bill Clarkson
    It feels great to be able to live, work and enjoy the simple things around you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wonderful job, Jonathan. YOU ARE THE BEST!
    Bill Clarkson
    4 se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