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e Anxiety Disorder,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治療焦慮症及社交焦慮症

求助者心聲分享

「起初以為心理輔導是一種強硬的手法令人去解決心中的糾結,但原來是一種軟性手法,Jonathan在過程中有適當的指導,主要是恢復自己去幫助自己的能力,兩節就令我的問題得到徹底解決。這次經歷令我完全改變了對心理學的看法,Jonathan的心理治療是十分科學化的手法。」

一位強迫症案主
「我的社交問題令我感覺十分痛苦和絕望,自己好無用,好像只有死路一條,爸爸媽媽都很疼錫我,我只得20歲,不想就這樣孤獨終老。想不到我的怕羞性格可以在第一節就醫好,不用再自己嚇自己,你幫我戰勝了心中的魔鬼之後,根本已忘記了自己原本會面紅、標汗、手震、口窒窒,現在成個人輕鬆了,開心了很多,可以計劃一下以後自己想做甚麼。」

一位嚴重社交恐懼症案主
「我無法勝任銷售的工作,對著客戶我反而很容易被他們說服,對著上司承受不住她的無理責罵,但又無力反抗,在公司做presentation會害怕到成個腦一片空白,連對著相識十幾年的朋友都不懂得say NO,好像要討好全世界,覺得自己好無用,一事無成,無存在價值。原來我長期的社交和自信問題可以在第一節就醫好7成,你可以把很抽象的理論用簡單和生活化的比喻來解釋,對我很有效,之前另一個NLP和催眠治療師基本上只是診所比你這裡漂亮,但無能力幫我。」

一位社交恐懼症案主
受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困擾的人十分多,他們可說是活在恐懼或擔憂中,生活中的任何瑣碎事情都可以令其惶惶不可終日。嚴重者可以影響其身體健康、社交生活、學業成績、工作業績,有很多年輕患者甚至因考試經常不及格和表達能力差而誤以為自己比別人都愚蠢,所以只敢選擇要求比較低的學科、學校和工作,一直至來到接受評估與分析,才知道自己只是受焦慮所影響。

社交焦慮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又稱為社交恐懼症(Social Phobia),屬於焦慮症,是一種相當常見的心理問題,但其嚴重性經常被大眾忽略與低估。社交恐懼症的患者會因為實際或是預期面對某些特定社交情境或對象,而出現不同程度的焦慮癥狀,例如:緊張、心跳、臉紅、冒汗、肌肉顫抖或僵硬、說話困難、思考困難,嚴重的患者甚至會出現無法忍受的恐慌,亦有人會哭泣、憤怒、發脾氣、覺得自己無用、不敢步出家門。

公開演講是目前最常見、最令患者恐懼的社交情境,接近一半社交恐懼症患者的恐懼主要是來自公開演講。其他令患者恐懼的情境有:被眾人注視、與陌生人交談、與權威人士接觸、與異性相處等。

社交恐懼症通常發病於15到18歲之間,有一半的患者在13歲之前、70%的患者在17歲之前、90%的患者在19歲之前,就會出現對特定情境的不合理的焦慮與逃避行為,在25歲之後才發病的患者比較少見。在社區中男性與女性患者的比例約為1比1.5,而在醫院中則以男性患者為多。

社交恐懼症常同時伴隨許多精神疾病,如: 抑鬱症、泛焦慮症、廣場恐懼症或藥物濫用等等。社交恐懼症的盛行率為2.9%~7.0%,患者主要為女性,平均從15.1歲開始出現症狀。有33%~58.3%的患者合併重性抑鬱症,26.8~30.6%的患者合併焦慮疾患,23.6%~25%的患者合併有物質濫用的問題。由於不少癥狀較輕微的患者以為自己只是害羞或性格內相,所以延誤求診。

可惜求診這項行為對於患者來說,已經是一種社交情境,很多患者都害怕向人求助,未能主動前往求診,往往到了合併有其他嚴重精神疾病時,才會考慮到就醫治療。
患者在理智上完全能夠理解到這樣的焦慮或害怕是不合理而且是過份的,但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控制和改變自己的反應,其感受到的無助與痛苦是其他人無法理解的。有些患者會為了逃避這些令人害怕的情境,用逃避或其他替代方式,結果不但事倍功半,甚至嚴重干擾到正常的生活、學業或社交的功能;有的人會用酗酒、服用鎮靜劑、沉迷上網或甚至吸食毒品等方式來逃避壓力、舒緩焦慮。

社交恐懼症是個慢性的疾病,平均病程有20年的時間。若能及早求診,並完成適當的心理治療,進一步地預防更嚴重的精神疾病或藥物濫用的併發,則可大幅度地改善患者的預後情形而且減少醫療開支。以我們的紀錄而言,即使是比較嚴重的案例當中,最快有可能在一至兩節治療之內達到很不錯的療效,甚至完全治癒社交恐懼症,平均三至六節已可以達到期望的效果,而最關鍵的因素,其實只是患者的合作與決心。​

快樂的客戶

  • Vanessa Dickson
    When I am not myself and I need help, Jonathan helps me get back my “mojo”. At my ag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find a working method for stress, and it works well.
    Vanessa Dickson
    5 sessions
  • Hilda Chapman
    Everyone who feel depressed, unhealthy and unbalanced should consider calling Jonathan and getting her professional help. I am grateful and feel amazing again.
    Hilda Chapman
    6 sessions
  • Bill Clarkson
    It feels great to be able to live, work and enjoy the simple things around you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wonderful job, Jonathan. YOU ARE THE BEST!
    Bill Clarkson
    4 se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