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e stubborn major depression

治癒頑固的重性抑鬱症

用我們的方法去治癒頑固的重性抑鬱症

大部分向我們查詢抑鬱症心理治療的求助者,已經服用精神科藥物達半年至四、五年,還有不少已長期服食抗抑鬱藥超過10-15年,仍然感覺沒有改善過,加上各種副作用更令其苦上加苦。

大部分求助者除了食藥之外,也曾接受政府醫院、社福機構或私人執業臨床心理學家/心理醫生的一般認知行為治療,還有其他人提供的催眠治療,全部都無效才找到我們的網頁。

根據接近20年的臨床催眠/心理治療經驗,抗抑鬱藥大多只能治標不治本,或連治標的目標也無法達到,而一般認知行為治療和催眠治療也因為過於簡單和流於表面,並未能顧及求助者的深層潛意識負面思想和情緒根源,所以發揮不到太大效果,療效不能長期維持。

有不少求助者亦因過份輕信宣傳,對於被誇大了的催眠治療法療效深信不疑,或誤以為認知行為治療法可當作能醫百病、藥到病除的萬能聖藥,最後更加絕望,加重抑鬱病情。

​ 我們的抑鬱症成因理論

​ 患者產生了嚴重問題,達到自己承受不了的程度,經過一段時間仍然無法徹底解決,而且無法逃避,就會形成抑鬱症。

我們發現所有抑鬱症求助者都可以分為兩大類:
1) 有一件或以上事件/原因很有可能導致抑鬱症病發;或
2) 性格、思維方式或人生觀有嚴重弱點或問題,一般個案不必要直接刪除記憶,也不應刪除,随便嘗試刪除通常是治療師的專業操守出了問題
一般臨床心理學家的認知行為治療效果欠佳經常為人詬病,甚至成爲病人的笑柄,如果他們不去突破自己的知識和理念,其治療工作很容易會流於表面,對於稍為複雜的心理問題顯得束手無策。

我們會運用特別的手法(傳統催眠的成份只佔當中一小部分),以「次人格理論」和「思維情緒理論」作爲基礎,從多角度直接從深層潛意識中抽出相關的核心問題,配合新發現的方法將其直接消除。

我們執業初期使用大量催眠治療技巧,隨著經驗愈來愈豐富,治療的療效亦逐步提升,超越一般臨床心理學家及當時仍然僅屬少數的臨床催眠治療師,不過,卻也很快到達瓶頸,難以突破。經歷多年之後,也有幸處理過多個奇難頑症(包括抑郁症、焦慮症、妄想症、幻覺症、強迫症、高血壓、濕疹、注意力缺乏症),結果發展出一套比傳統的催眠治療和認知行為治療更簡單快捷和更有效的治療法,使絕大部分個案的有效治療時間縮短至10小時之內。

快樂的客戶

  • Vanessa Dickson
    When I am not myself and I need help, Jonathan helps me get back my “mojo”. At my ag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find a working method for stress, and it works well.
    Vanessa Dickson
    5 sessions
  • Hilda Chapman
    Everyone who feel depressed, unhealthy and unbalanced should consider calling Jonathan and getting her professional help. I am grateful and feel amazing again.
    Hilda Chapman
    6 sessions
  • Bill Clarkson
    It feels great to be able to live, work and enjoy the simple things around you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wonderful job, Jonathan. YOU ARE THE BEST!
    Bill Clarkson
    4 se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