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the world

愛的世界

--她被嚴重的情緒和抑鬱問題折磨多年,因為長達一年無法工作,所以損失了一整年的收入,不但影響了前途和事業的發展,更差不多被抑鬱症糟蹋了自己的人生和取去自己的性命。

Ellen(化名)是二十餘歲的基督徒,母親早已於離婚後遷出婚姻居所並結識男朋友,父親亦已再娶。Ellen在英國讀完大學,剛剛返港一年,暫時未有就業。她形容自己平易近人、外向、有責任感、誠實。

從表面看來,Ellen是個交遊廣闊、十分開朗的少女,面上經常掛著燦爛的笑容,想不到她竟然會被嚴重的情緒和抑鬱問題折磨多年,常以淚洗面,曾經有自殺的念頭,過去曾在英國接受過兩次輔導,也正在香港接受輔導,其中一位輔導員給她的評語是:你缺乏自愛自重(self esteem)。

Ellen表示自己的問題主要在於與父、母、姊、弟的關係很惡劣,父親曾經在她大概14、15歲的時候對她性侵犯,此事一直埋藏在她心裡,她覺得家庭不能給她所需要和應得的愛,卻在英國的基督徒朋友中找到愛,而在香港唯一疼錫她的爺爺亦在她留學英國期間逝世。另一方面,她有一些戀愛問題。

在英國大學畢業後,Ellen在當地找不到工作,被迫要返回香港,但亦找不到適合自己的長期工作。

Ellen在香港生活得很不開心,但又無能力移民英國,嘗試過參加教會聚會,但本地的教會並不能夠滿足她的需要。

以下是她的第一次心理治療會面的節錄(內容已經簡化及譯成白話文):

(省略)……
有甚麼是一定對或者一定錯的?
「聖經一定是對的。」

聖經說不可殺人。聖經中的偉人、義人有沒有殺過人?

「…我不清楚,我對聖經不太熟識。」(Ellen出現動搖,同時開始進入潛意識主導狀態,即英文的「Trance」或催眠狀態)

摩西是個偉人吧?(Ellen點頭)摩西拿著十誡從西奈山下來的時候殺了多少人?

「…我不清楚,好多人」

三千人。在舊約聖經中,大衛是個很偉大,得到上帝寵愛的人,對嗎?(Ellen點頭)他殺過人嗎?
「…我不清楚。」
聽過大衛殺死巨人歌利亞的故事嗎?(Ellen搖頭)大衛是怎樣惹怒掃羅的?(Ellen搖頭)因為以色列人歡呼高唱:「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Ellen的接受提示能力上升)那條「不可殺人」的規定應該是:(如果在某些情況之下,就)不可以殺人。如果大衛執著那條「不可殺人」的字面上的規定,他反而不會成為聖經中的偉人。(Ellen點頭)那麼聖經中所寫的「字句」是不是絕對的?(Ellen搖頭)這個世界上是沒有絕對的錯與對?(Ellen點頭)
(省略)……
(註:治療師無資格做伊甸園裡的蛇。蛇代表魔鬼,他是要引誘夏娃「犯罪」;治療師卻是要以認知心理治療法打破案主對於「對與錯」和「必然」的執著,讓她的心從其他人與自己所施加的枷鎖中得到釋放,只有這樣,她才可以重新正確地認識聖經和上帝。除此之外,治療師亦運用了進化心理學、邏輯學和法庭辯論技巧與Ellen研究過「只有自己對自己負責任」的問題)

以下是她的第二次心理治療會面的節錄(內容已經簡化及譯成白話文):

我上一次見你,已經跟你討論過錯與對的問題,結論是無論是甚麼,「這」個世界上是沒有絕對的錯與對的,討論完結的時候,你說你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最近你的生活怎樣了?

「(省略)…… 我媽對我很差,我真的不知道她怎算是做母親的,她完全不愛我,例如,有一天我要返回宿舍,要買些罐頭回去,我問她:『媽,我在宿舍沒有罐頭刀用,可不可以給我這一把罐頭刀?』她竟然冷冷的答道:『當然不可以啦,給了你我就沒有得用嘛。』我於是哭了出來,她看見我哭,但是完全沒有反應,我哭不是因為我沒有罐頭刀用或者是拿不到罐頭刀,而是因為,她是很清楚我沒有錢的,我發覺我原來連一把罐頭刀都不如,連一把罐頭刀都不能夠倚靠她。(Ellen情緒變得激動,開始飲泣)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差勁的母親,我已經盡了一切努力去愛他們(父母),他們絲毫沒有改變過,結果只有我一直都要忍受著他們,忍受著他們對我的傷害,人家的父母親都很疼自己的兒女,我的父母卻完全不愛我,我不知道為甚麼我要在這個極度不正常的家庭出生。」

是不是你媽給你那把罐頭刀就代表他愛你,不給你就不愛你?

「如果她愛我,最低限度不會吝惜一把罐頭刀。」

如果她給你兩把罐頭刀呢?甚至是一整箱罐頭刀呢?那就很愛很愛你嗎?

「我知道你想我原諒她,但是她連最低的限度也達不到……(省略)」

(Ellen出現多次類似抗拒)

「(省略)…我很想去愛他們,但這樣反而令我更容易被他們傷害,令我愈來愈痛苦。」

為甚麼你要愛他們?

「因為我要去愛別人。」

是不是一定要去愛他們?

「他們是我的家人,我當然有責任。」

「愛」是一種責任嗎?

「(Ellen開始抽泣起來)如果我沒有責任愛他們,即是他們也沒有責任愛我?只因為我愛他們,也期望他們愛我,我才可以活到今天,如果連這最後一點點我都要放棄,我活著還有甚麼意義?」

(正如一眾政客、江湖術士以至剛剛完成三天培訓課程的治療師與培訓師都會講:「有危便有機。」治療師特別提高警覺)

「愛」是有條件的嗎?要人家符合條件才去愛他,這樣也算是「愛」嗎?上帝愛你也是純粹要履行責任罷了,這樣好嗎?

「(Ellen出現動搖,停止抽泣,開始沉思,同時開始進入潛意識主導狀態。過了一會…)那麼我們無責任去「愛」人嗎?連愛父母都沒有責任?」

(治療師反問)有嗎?

「沒有愛,這個世界會怎樣?」

這個世界不會沒有愛,人不會沒有愛,也不是不再去愛任何人,只是人不需要因為要負責任才去愛,是因為想去愛才去愛。
(由於治療師正在剷除Ellen的問題癥結,而這個癥結涉及拆毀其信念系統中的基本構成元件,如果處理得不好Ellen有可能會因為受困擾而做出自毀行為,所以治療師連Ellen的眼神聚焦點、呼吸、肌肉張弛度都要全神貫注時刻監察。)
(Ellen又沉思了一會,但沒有察覺壓力從自己的身體流走,而且呼吸變得暢順自然。她忽然臉上泛起一絲笑意,令治療師感到很奇怪)
怎麼了? 「我想給自己買一件衣服。」
為甚麼?
「我忽然好想疼錫一下自己。」(Ellen臉上再泛起一絲微笑)
(治療師鬆一口氣)很好。
後來Ellen在香港順利完成了一個專業課程,找到一份既令人羨慕,自己又有興趣的工作,而且極受上司器重。
(註:心理治療是一門專業,又屬於科學的範疇,由於不是單憑技術上的訓練就可以做得好,所以它絕對是一門藝術,而且是比較難做得好的藝術。運用這種矛盾衝突法與誇張法的時候,治療師必須極度小心,監控求助者於每一刻的情緒變化,務須保持張弛有度,審時度勢,只能順水推舟,絕不可免強。訓練、經驗或自信心不足的治療師不應鹵莽使用,否則無法幫助求助者之餘,更可能把其推向自殺邊緣,結果害人害己。)

快樂的客戶

  • Vanessa Dickson
    When I am not myself and I need help, Jonathan helps me get back my “mojo”. At my ag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find a working method for stress, and it works well.
    Vanessa Dickson
    5 sessions
  • Hilda Chapman
    Everyone who feel depressed, unhealthy and unbalanced should consider calling Jonathan and getting her professional help. I am grateful and feel amazing again.
    Hilda Chapman
    6 sessions
  • Bill Clarkson
    It feels great to be able to live, work and enjoy the simple things around you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wonderful job, Jonathan. YOU ARE THE BEST!
    Bill Clarkson
    4 se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