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 children commit suicide

學童自殺

2016年3月5日,一名中文大學醫學院女生墮樓身亡,是過去一年之內發生的最少第11宗大學生自殺事件。中大校長沈祖堯於接受報章訪時透露事件令他感到擔憂,也難明何故,而中大已即時增加輔導員人手及聘請精神科醫生駐校。鑑於自去年9月開學至2016年3月中以來的學生自殺潮 (超過20名學生),他表明中大教育學院和心理學系將加強與中小學合作,以提高青少年的抗逆能力和正向思維。然而沈亦指,根治問題要在青年人的心理健康方面著手,讓他們想起正向方面,而並非凡事只看到陰暗面。 沈祖堯本身是西醫,以上第一部份正好反映出典型西醫的觀點:交由精神科醫生,向有需要的學生 (即是已患上精神病的學生) 處方精神科藥物 (通常是抗抑鬱藥、鎮靜劑等)。 藥物治療能真正解決學童與青少年自殺問題根源?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呼籲:「社會是時候面對現實,思考青少年正面對什麼問題。」 並表示青少年自殺問題涉及多種因素,包括教育氣氛、家庭教育、父母期望、學生抗逆能力、生命教育、溝通方式、情緒病、環境轉變。 我們的想法與主流差別很大。你同不同意,其實最大的問題,是整個社會都病了? 有誰教導青少年人生或生命有什麼價值? 幾多父母說得出生命有何價值? 父母眼見社會競爭愈來愈激烈,期望子女能贏在起跑線,連幼兒已要參加課程。 學校為了競爭,要將小學程度的教學內容教給幼稚園學生。 父母要工作至晚上九時、十時才能下班回家已是香港的常態,而學生也往往要深夜至凌晨才能完成學校的功課(這樣的學習經驗,學童不感覺痛苦和產生抗拒才怪),學校的老師為處理教務、學生作業、課外活動、課室秩序管理等亦壓力爆錶。 香港人自小被有意無意間灌輸片面和單一的價值觀: 金錢至上、 要出人頭地、 在學業成績及其他競爭中勝出,才算是乖巧、好孩子、有用、有價值的人,這樣才有人愛錫、尊重、重視。 在這樣的病態社會中成長,學童和青少年出現學業、行為、情緒和自毀自殺問題差不可以用「一點都不出奇」來形容。 施用精神科藥物可以解決以上種種問題嗎?學童被診斷為患上精神病和服食處方藥物後,就可以應付社會的壓力嗎?就會突然找到生命的價值嗎? 以藥物應付只是治標不治本的策略,有時候甚至連治標也做不到,這種治療理念本身就存在本末倒置的問題,也有很多人是服食了醫生處方的精神科藥物才出現自殺行為的,這些病例全世界都有,只是這種自殺行為都被詮釋為患者所患上精神病的後期出現病癥。

快樂的客戶

  • Vanessa Dickson
    When I am not myself and I need help, Jonathan helps me get back my “mojo”. At my ag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find a working method for stress, and it works well.
    Vanessa Dickson
    5 sessions
  • Hilda Chapman
    Everyone who feel depressed, unhealthy and unbalanced should consider calling Jonathan and getting her professional help. I am grateful and feel amazing again.
    Hilda Chapman
    6 sessions
  • Bill Clarkson
    It feels great to be able to live, work and enjoy the simple things around you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wonderful job, Jonathan. YOU ARE THE BEST!
    Bill Clarkson
    4 se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