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destruct the edge

自毀邊緣

-- 嚴重抑鬱症奪去了一個少年人一年半的就學時間,令他失去繼續在本港升學的機會,嚴重傷害了自己的身體和精神,更差點要了他的命 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於2011年5至6月期間進行調查,發現55%受訪學生有情緒問題,近40%出現由學業成績、與同學相處等問題引起的抑鬱情况,而女生的抑鬱程度較男生高,逾20%更有嚴重抑鬱情况。調查亦發現抑鬱程度愈嚴重的受訪初中生,尋求專業人士協助機會愈低,當中只有不足10%學生願意尋求專業人士協助。有精神科醫生認為,青少年愈抑鬱會愈無助及悲觀,令求助能力減低,最終或會自殺。調查機構建議政府,應推行全面青少年精神健康評估研究,及早辨識和協助有潛在危機的青少年。 Danny本來是個十分正常的中學生,但於中四時女朋友突然提出分手,觸發其患上嚴重抑鬱症,雖然他能接受其戀情已告一段落,亦沒有怪責前女友,但病情一直沒有起色,令他必須停學留在家中。他曾經數次服食醫生處方的精神科藥物自殺,及後被送往醫院深切治療部搶救,事後出現失憶現象。 他有典型的抑鬱症的各種癥狀,包括持續情緒低落、失眠、覺得自己無用、無法集中精神和思考、無法參與任何活動、時常想到死亡等。 Danny表示,精神科醫生和臨床心理學家都對他都沒有用,只有社工姑娘真正關心他,不過她亦有心無力。因此他自己上網找資料希望有人能救他一命,終於命運安排他找到我們,於是他要求母親帶他來接受治療。 母親帶Danny來找我們時,他的手腕因自殘而包著繃帶,一個大好的少年,竟然要受那麼多苦,母親一定很心痛,所以我們決定無論多困難都要盡力幫Danny成脫離抑鬱症的魔掌。 從案例的背景看,我們預料這次治療一定滿途荊棘,肯定要花費很多時間心血。第一次治療開始之時,很快我們已經發現Danny的問題骨幹是不懂得處理情緒,換言之,他是用了不恰當的方法來面對因失戀而導致的負面情緒,所以我們在過程中以教育與治療並重的方法幫助Danny。第一節治療完結時,Danny竟然覺得自己已經完全康復了!大家都有點喜出望外。不過我們有點擔心,通常初期治療效果很好的個案特別容易半途而廢,最終無法完成整個治療過程。幸好Danny還是再來了三次,最後終於能繼續上學,恢復正常生活和學業。 不過,由於香港的教育制度經常改變,停學一年半之後,他已失去了繼續在本港升學的機會,唯有到外地升學。 我們萬萬想不到,如此棘手和嚴重的個案竟然那麼輕易就能解決,最終令他能逃出生天的,還是Danny要自救的決心,治療師只不過是扮演催化劑的角色而已。

快樂的客戶

  • Vanessa Dickson
    When I am not myself and I need help, Jonathan helps me get back my “mojo”. At my ag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find a working method for stress, and it works well.
    Vanessa Dickson
    5 sessions
  • Hilda Chapman
    Everyone who feel depressed, unhealthy and unbalanced should consider calling Jonathan and getting her professional help. I am grateful and feel amazing again.
    Hilda Chapman
    6 sessions
  • Bill Clarkson
    It feels great to be able to live, work and enjoy the simple things around you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wonderful job, Jonathan. YOU ARE THE BEST!
    Bill Clarkson
    4 sessions